缠中说禅【缠论谈】

搜索

[问答] 至道学宫1.340 如何看待微博大V全真道士梁兴扬被西安公安请去喝茶一事?

[复制链接]
白云先生 发表于 2017-6-13 10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缠友您好,关注了这么久,何不注册享用更多功能?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

x
至道学宫1.340 如何看待微博大V全真道士梁兴扬被西安公安请去喝茶一事? (2016-04-25)

谢邀。

道家没有什么出世不出世的说法,那些认为事道就是变成活死人找个地方躲起来的组织,他们都不是真道家。凡是认为道家就是出世思想的,都是被印度光头要饭团伙给搞坏脑子的人。

《道德经》整本书讲的都是怎么治国安邦天下永久太平的道理。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出来了一群奇怪的团伙,打着老子的旗号,说道家的最高追求就是出阳神。这玩笑开大了。左道旁门另立炉灶当然没问题,但是打着老子的旗号,是不合适的,是对老子思想的玷污和劣化。

前面两段的意思是说,道士,当然可以谈论国家与社会大事。

虽然梁这个人不学无术,但是他这次的言论,要给予支持和赞同,因为他说的在理,在大是大非上,不糊涂。那些道教内部里面的互相讨伐,真是无聊透顶,很多道士,比梁更不学无术。老庄都看不懂,成天看一堆的《太上感应篇》《清静经》之类的擦屁股书。

民宗那群人,高层已经被清理了。下面的鸡零狗碎们,比如白队长这样的,也快轮到了。先打老虎,再拍苍蝇。

这是一场斗争,三两天结束不了。免不了又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。

因为过去几十年的错误病态的民宗政策,导致中国成为了一个半蒙昧半殖民地社会。蒙昧主义者,在中国建立了庞大的神权租界。某些少民,则建立了族权租界。

这些特权租界,说不得碰不得。甚至凌驾于统阶的王权王法之上。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,久而久之,统阶被渗透腐化,会形成一种超越统阶的祭司阶层。神权大于王权。要拆除这些神权租界,重振王权雄风,那么就得来硬的,用铁拳砸碎神棍们的脑袋。但是那些奉妖事鬼骗吃骗喝作威作福惯了神棍们,寄生民族们,他们当然不甘心被砸碎猪头。他们要反抗,他们要斗争。

就在这节骨眼上,一个小道士,上来捋了一把神棍们的猪头。这下神棍们直接爆炸了。我的头也是你能摸的吗,王爷摸我都不给他摸,你这种一没特权二没租界的下等宗教的从业人员,也可以摸我的头?

也就是说,这神棍的猪头,王爷摸的,小道士摸不得。

这个事,王爷们要笑死了。舆情造势都已完成,民心所向,改天午时三刻,杀猪放炮,斩妖除鬼,正王法,立王威。

整个事件过程中,有点蹊跷的地方在于,小道士摸那一把,是不是王爷让摸的。这是个悬念。如果真是这样,细思极恐。

(新闻联播放大招,跟这事碰在了一起,说是巧合,有点解释不过去。)

(他和文宣口子是合作关系。也没什么大事,放心吧,他会平安无事的。自会有人保护他的。)

(全真教,就是一群江湖术士搞的帮派。哪里懂什么大道。)

(参见范文澜《唐代佛教》一书。)

(他们跑偏的太厉害,有些道教团体,已经沦为了光头教的分支。跟老庄完全是背道相驰。)



至道学宫1.341 如何评价《一代宗师》? (2016-04-26)

《我心里有过你,只是当时已惘然》

王家卫说,我最喜欢的一个镜头是:“我心里有过你。”当时看这个电影的时候,这个镜头,也是我最喜欢的。

王家卫,在华语影坛,是比较独特的一个人。他的电影,会把生活里很重的东西,磨的很透,再呈现出来给人看。别人只看到他拿出来的迷离而朦胧的经典台词,以及很多唯美的镜头画面,以为他是一个很轻的导演。而实际上,他是一个把很重的东西变轻的人,所以他的每一部片子,拍摄周期都很漫长,因为他一直在磨镜片一样的在磨生活。一直要把沉重粗糙的部分,都磨成透明,变成电影。

他是一个诗人,电影只是他的表达方式。他跟李商隐很像,李商隐在诸多的诗人里面,也是独树一帜。人们大都认为李商隐朦胧,看不清,摸不透,而实际上,他才是一群人里面,最晶莹剔透的那个。

李商隐在《锦瑟》写道,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他心里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呢。只是儿女情长吗,只是悼亡故人吗,只是伤怀社稷吗。都不尽然。

他真正想说的是,人生的全部际遇大都相似,不论是儿女情长,朋友知己,还是仕途功名,社稷庙堂,它们大都如此:当你凝望过去的时候,过去也在凝望着你,只能望着,不能回去。人生经历过的百件万件事,遇到的千百人与物,能跟着自己一起往前走的,只能是一时一地一人一物。而其余的所有,都会树在原地凝望着你的后背,只待有一天,你也回头凝望它。

电影里面,叶问说,“如果我不能当一个归人的话,我宁愿做一个过客。”宫二说,“我的戏,不管别人喝不喝彩,也只能这样下去了。”“我在最好的时候碰到你,是我的运气,可是我没有时间了。我心里有过你,喜欢人不犯法,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。”

《一代宗师》,只是在讲功夫吗,表面上看是,但是王家卫的野心是通过功夫这个叙事题材,来写诗。写一首像《锦瑟》这样的诗,写人在时间里漂流,写人在生活里的不得已,写人生里的种种回不去。写人在漂流途中的各种场景。

李商隐大多数的诗,写的其实都是这样几个意象:归,期,飞。归,说的是被抛在身后的时间,沉没的生活,化为往事。期,说的是,站在此时此刻,前思后想茫然四顾。飞,说的是,回不去也走不出,只能奋飞。人可以拔地而起的奋飞吗,不可以。那又如何要飞呢,在原地站着,把一切都磨透了,见得了天地,便形同奋飞。三种意象,对应的就是人的三种灵犀之心:归人,期人和飞人。

宫宝森所说的功夫的几个境界,那便是李商隐意象和隐喻里的飞。叶问一直念念不忘的见高山,有期也有飞,期的是期求和知己相遇,飞的是,人只有站的足够高,才能起飞。宫二呢,她说自己不图一世,只图一时。而在和叶问过手之后,她遇到了期人,她心里,也仿佛装上了翅膀,不再是一个心里只有胜负的武者。

生活把叶问这个期人变成了宫二的归人,到后来,一说起来就会泪眼婆娑的,为什么宫二说“我心里有过你”这个镜头最能打动人呢,因为期人是爱的欣喜,归人则是爱的沉淀。沉淀的越多,心里便会越满溢,满到快要装不下了,一说话都会溢出来,这就是欲语泪先流。

再看马三,他心里只有胜负,只有利益,根本装不下功夫之外的事。他是一个似乎永远不会漂流在时间里的人,他心里没有归处,没有不得已的茫然,没有可以奋飞的天地。更没有念念不忘的东西,心里也从未点亮过一盏灯。他看上去是在全力以赴的生活,可是在宫二叶问宫宝森等人看来,他是一个内心漆黑一片的人。

马三没有磨过自己,也没有磨过生活,他锋利,他露骨,他狼奔豸突。因为他漂流在黑暗里。宫宝森他们,是要在漆黑一团的生活里面,留着灯照出光明。马三则是要在他们照出的光亮里,用自己的漆黑,斩碎这片光。

其实每一个人,在生活这出自导自演的戏里面,都既是自己的正面人物,同时又是自己的反面人物。而且大多数时候,都是在出演自己的反面人物。靠群体惯性而活着,靠生存本能而活着,靠强迫症而活着,靠对生存资料本身的狂热占有和崇拜而活着。叶问说,见过高山之后才发现,其实最难的,还是生活。在这一点上,马三和叶问,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区别在于,有的人在和生活周旋的时候,心里的灯火不灭。有的人在和生活周旋的时候,只是凭着粗粝直接的欲求和黑暗露骨的狂野。

你是自己生活的诗人吗?生活那么难,写诗有什么意义呢,有什么用呢。对于李商隐来说,对于宫二来说,如果生活不是诗,那他就什么都不是,不值得过。对于马三来说,生活是什么都可以,唯独不要是诗这种莫名其妙的矫情无意义的东西。人生那么短,赢都赢不过来,写诗,太可笑了。

对于李商隐,宫二这样的人,以及对于宫宝森和叶问这样的人,他们和生活的关系,是生活在沉没,他们在飘起。对于马三这样的人来说,是他们在沉没,生活在飘起。灯火是光,光就是轻的,是透的。现实是黑暗,是重的,是被蒙蔽的,重的就会下沉。要磨掉这些层层的漆黑外壳,才能看到一缕光明从生活里面绽放出来。把重的磨透了,变轻了,就是在用自己的生活写诗。

王家卫一直在试图在阐明这样的一个道理:生活除了可以用来过之外,还可以用它来写诗。他不仅是这么想的,也这样去实践了。

被生活淹没的人,便只能举着头捱着,生存狂一样,竭尽全力,也只能把鼻孔露出水面,大口大口的贪婪的呼吸着,生怕下一浪打下来,就没过了头顶。而用生活写诗的人,他们的心,则淹没了生活。生活在他们的手里,变成了他们投射自己一块透明幕布,要映出来他们爱过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故事。

生活就像一个剧场,大家都是里面的演员。每个人都会登台,戏份也会交织在一起,这就是相遇。路和路相交,心和心想通。人们踩着路,走向彼此的心。在那里住下来,住的久了,就是知己,住的短了,就是过客。

住过一个心,又住过其他的很多心,心里有过一个人,又接着住进来了新的人,来来去去的人又都走了,心里变的空荡荡的。这一刻,就会变成一个归人。归向哪里去呢,归到那些自己住过的心,归到那些自己心里住过的人。

从未住过任何一颗心,心里也从未留宿过任何一个人。只住过输赢和角斗,那就马三之心。这样的心,其实也无法居住,因为它漆黑,冰凉,残酷。

归人之心,便是诗情之所起。写不出李商隐的诗句,也并非就不是诗人。世界上,有无数的诗人,他们意起即焚。不留字句,不留痕迹。他们活着,他们爱着,他们不发表情欲,因为他们没有惆怅可以供人欣赏。把生活磨透的人,都不会惆怅。

李商隐惆怅吗,很多人评价说他是个惆怅的人。归人柔软,期人情重,飞人义真。他把三种意象,重叠在了一起,看上去就像一个迷。人们叫不出这个迷的名字,便只好潦草的把它叫做了惆怅。

那些路,还在继续向前延伸,不知道前面还有多长,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。宁可一思进,莫在一思停。这便是飞人之心。路在,灯在,人在,就要继续往前走。

我爱过,也被爱过,这都已经过去了,不管过了多久,但求可以重逢。现在,我期待,也被人期待,只是等着一次相遇,有人可以和我一起同行。关于未来,我憧憬,也被人寄托着憧憬,我见到了天地,我欲振翅而飞。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,我知道,这个天地里,还有和我一样的人在振翅欲飞,不管他在什么地方,我在什么地方,我就是他,他就是我,相不相见都一样。

这是一首李商隐之歌。王家卫可能听见过这首歌,所以他也哼起来了这样的调子。念念不忘必有回响,念归人,念期人,念飞人。有回响,就是幸运,不管是在最好的时候碰到,还是在已经苍老的时候重逢。

而生活,是一首漂流之歌。每个人都在哼唱。欣喜着唱,忧郁着唱,啜泣着唱,唱着让它不要停。因为人生的路还没走完,需要继续把它走下去。

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

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

――李商隐《夜雨寄北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这篇文章是去年写的了,一开始发在公众号上,后来那个公众号被封,在网上有人转载的,又找来贴在这里吧。虽写过很多文章,对此文章情有独钟。

(世界上不过只有两件事,美好的,和不美好的。美好的东西大都相似,不美好的东西,各有各的苟且。从美好的那一面看,文学,音乐,电影,绘画,美好的一面,它们都一样。)



至道学宫1.342 “无所住而生其心”与“为者败之,执者失之”的关系是什么? (2016-04-28)

谢邀。不是一个意思。

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,这句话是出自《金刚要饭宝典》。而《金刚要饭宝典》这本书,根本不是印度正宗的要饭宝典。它是王弼的思想,被一些人给加工成了要饭宝典。这一类的书,不止这一本。

可见,中国的光头要饭团伙,和印度的光头要饭团伙,在思想源头上,是不一样的。国产要饭团伙,应该拜的祖是王弼。而不是那个丁丁长在肚子里的印度土著黑种人。

这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呢,它先是从汉地文化的心性论着手,来论述自性。再通过自性,来论述佛性。然后,把心性,自性,空性,佛性,混为一谈。这么一弄,就把王弼的学问,给改造成了要饭宝典。

事实上,看过《阿含要饭宝典》系列的人都知道,里面从来未讲过心性之学,也从未有过自性之论。《阿含要饭宝典》才是真正的印度正版货。里面讲的就是一个病歪歪的慈祥的老大爷,语重心长的教育村里的二杆子愣头青们,你们要这样,你们要那样,然后才能活的明白,死后才能提高待遇。

《金刚要饭宝典》,彻底把《阿含要饭宝典》的那一套,给抛到了九霄云外。偷梁换柱的手段真是狡诈,通过概念互换,硬生生给弄出来了个“见心明性”“见性成佛”。原始要饭宝典,从来不讲这些思想的,原始要饭宝典认为,成佛没有捷径,只有一条路,修涅槃。但是在《金刚要饭宝典》里面,不用修涅槃,也能成佛。

鸠摩罗什的一众弟子们,早先是王弼的徒子徒孙。这些弟子十分能干,他们把龙树中观论的空,和王弼的无,扯到了一起。应无所住,那么就是无欲,无欲就是空。空就是见了空性,见了自性,见了佛性,顿悟成佛。这就是《金刚要饭宝典》里的移花接木之术。

道德经中,无是有之根。有是天地万物的起点,无是有的起点。那么从辈分上讲,无是有的爸爸,有是万物的爸爸。万物生死循环,死了之后,印度人一看,哇塞,活的好好的咋都没了,怎么什么都会死哇。莫非这背后的道理,就是个空?愚蠢的印度人因为对生死的无知,所以才产生了空性的思想,他们并不理解,万物死了之后,还会有源源不断的新生命诞生出来。也就是说,万物死了之后,才出现空。万物是空的爸爸。那么无和空,就差了四辈,无是空的太爷爷。

金刚要饭宝典,把太爷爷说成是重孙子,这真是一场闹剧和笑话。更是一场智力丑闻。老子说,为者败之,执者失之,就是说,让人要站在太爷爷那里看孙子是怎么繁衍出来的。只有这样,才能永恒的繁衍出来无穷的子孙。而如果只拘泥于子孙屑末,那么子孙死了,也就死了,就没了。有是无生出来的,你得牢牢占据住万物的源头那里,才能理解万物是怎么来的,怎么运转的,怎么没的,以及未来又会生出来什么东西。

金刚要饭宝典呢,则是说,哇塞,都死咧,真好真好,说明空是宇宙真理呀,看吧,我说的对吧。心性出来了,自性出来了,见性成佛咯,欧耶。咱成佛了,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,统统给我供养过来吧,本佛以后保佑你们死后五险一金月薪十万。一听说死后工资还能这么高,呼啦,很多喜欢占小便宜的市侩们,就把好吃好喝的好玩的,给这些要饭施舍过来了。说什么口吐莲花的要饭宝典,其实都是生意。

(坎离循环,和十二经循环,是两个不同的描述。道理都说得通。)

(〔想了解汉地文化的心性论可以看哪些书?〕老庄列孔孟)

(当年鸠摩罗什也说自己是“翻译”。要饭的说的话,都是为了骗人,哪里会有一句实诚话。所谓的译要饭宝典,其实都是自己杜撰要饭宝典。)



至道学宫1.343 如何看待「法国部分学校不再提供清真餐」? (2016-04-28)

先杜撰出来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神,神说不让吃什么,就不吃什么。神说不让干啥就不能干啥,还弄的煞有介事的跟真的一样。这样的人,应该强行送入精神病院。

这种人不是人类。他们是一种精神上没进化好的半成品。应该回炉重造。

相信不可信的东西,是智力低下的问题。而为了不可信的东西,还满世界折腾自己,折腾别人的,那已经不是单纯的智力问题了,而是一种精神病。

(为什么要尊重垃圾?莫名其妙的尊重垃圾,也是一种精神病吧。)

(是宗教先不尊重了人类。所以人类有义务消灭这些文化垃圾和精神垃圾。)

(自己不吃猪肉,把猪肉说的比屎还脏,是不是对喜欢吃猪肉的人的冒犯?出于对喜欢吃猪肉的人的尊重,这样的教义是不是应该删除掉?)

(佛教徒智力更低下,精神病状况也更严重。)

(装神弄鬼成了一种不容侵犯的主流价值观,这才是更恐怖的吧。)

(你能理解“相信不可信的东西”这句话吗?)



至道学宫1.344 佛教故事中为何要讲韩愈因写《谏迎佛骨表》而永世堕入饿鬼道? (2016-05-01)

谢邀。我们先从原文,逐段分析下,韩愈到底都说了什么。

《谏迎佛骨表》

臣某言:伏以佛者,夷狄之一法耳,自后汉时流入中国,上古未尝有也。昔者黄帝在位百年,年百一十岁;少昊在位八十年,年百岁;颛顼在位七十九年,年九十八岁;帝喾在位七十年,年百五岁;帝尧在位九十八年,年百一十八岁;帝舜及禹,年皆百岁。此时天下太平,百姓安乐寿考,然而中国未有佛也。其后殷汤亦年百岁,汤孙太戊在位七十五年,武丁在位五十九年,书史不言其年寿所极,推其年数,盖亦俱不减百岁。周文王年九十七岁,武王年九十三岁,穆王在位百年。此时佛法亦未入中国,非因事佛而致然也。

亲爱的宪宗你好,我韩愈认为,爬行潜伏在中国的所谓的那个佛教,只不过就是一种不开化的猴子的文化,这种文化从东汉时流窜进中国。在这之前,中国社会上,从来没有过这种玩意。以前,黄帝在位一百年,寿命百岁。少昊当了皇帝八十年,寿命也超过了一百岁。颛顼在位七十九年,活了九十八岁。帝喾在位七十年,活了五百多岁。帝尧在位九十八年,活了一百一十八岁,帝舜也帝禹,也都活了一百多岁。在这段时期,中国天下太平,百姓生活安乐而且都很长寿,在这样的美好社会中,中国并不存在佛这种玩意。

再往后看,商朝的皇帝汤,也活了一百多岁,汤的孙子太戊在位九十七年,武丁在位五十九年,史书上没有写他们的寿命有多长,不过从其在位年数来推算,寿命也都不会低于一百年。周文王,寿命九十七岁,周武王九十三岁,周穆王光当皇帝就当了一百年,寿命可见更长。在这时候,佛法这玩意也没有流窜进中国,可见,这些圣王们,之所以把天下治理的这么好,寿命也都活的这么长,跟佛法这鸟玩意,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。

汉明帝时,始有佛法,明帝在位,才十八年耳。其后乱亡相继,运祚不长。宋、齐、梁、陈、元魏已下,事佛渐谨,年代尤促。惟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,前后三度舍身施佛,宗庙之祭,不用牲牢,昼日一食,止于菜果,其后竞为侯景所逼,饿死台城,国亦寻灭。事佛求福,乃更得祸。由此观之,佛不足事,亦可知矣。

汉明帝时,中国才开始有所谓的佛法流窜进来,明帝在位不过才十八年。在明帝之后,天下开始陷入混乱和灭亡相继的时期,后面那些朝代国运和国祚,都不怎么长。宋齐梁陈北魏这些朝代,对崇拜佛法这鸟玩意,越来越恭敬,但是他们的国祚却越来越短了,皇帝们的在位时间也越来越短。只有梁武帝萧衍那厮,在位时间稍微长了点,也不过只有四十八年,在这短暂的四十八年里,萧衍这厮前后三次舍身施佛,我真想问问萧衍,你这是信佛啊,还是卖淫啊。

萧衍这货佞佛不说,在祭祀祖先的时候,贡品里连肉都舍不得给祖先吃。不仅不给祖先供奉好吃的,他自己也一天只吃一顿饭,只吃些水果和蔬菜。即便他这样恭敬,不舍得吃不舍得用,什么好东西都供奉给佛那鸟东西,但是佞佛的结果呢,被侯景揍的稀里哗啦,活活饿死,国家也随之灭亡。萧衍这厮,给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深刻教训呢,那就是,妄想通过巴结佛来求得福报,不仅不会得到什么好报,反而还会招致灾祸。宪宗同学,我跟你说啊,萧衍的惨痛教训说明,佞佛是没有前途的,你可得长点心眼吧。

高祖始受隋禅,则议除之。当时群臣材识不远,不能深知先王之道,古今之宜,推阐圣明,以救斯弊,其事遂止,臣常恨焉。伏维睿圣文武皇帝陛下,神圣英武,数千百年已来,未有伦比。即位之初,即不许度人为僧尼道,又不许创立寺观。臣常以为高祖之志,必行于陛下之手,今纵未能即行,岂可恣之转令盛也?

宪宗同学,你的祖先,李渊同志,受隋朝的禅让建立唐朝,这位我们尊重的长者,他早已看穿了佛教这些卑鄙的伎俩和把戏,打算跟大臣们商议下,要不要铲除这妖妄的猴子文化。而当时的大臣们,一个个都是缺心眼的抠脚大汉,不能深刻领会和学习,李渊同志的精神和思想,也不懂古代天下为什么治理的那么好,明帝之后尤其是萧衍那厮,为什么又治理的那么烂,这群蠢货,他们什么都不懂。他们不懂这些大道理,所以也就没有救治佛教会给社会带来的长远隐患和弊端,于是呢,李渊要灭佛的这个事,就被这些愚蠢的抠脚大汉给搁置耽误了,我一想起这个事,就恨不得穿越过去,掐死这群蠢货。

我们敬爱的宪宗大圣人,你是这么的神圣英武,几千年几百年以来,都没有其他皇帝可以跟你相提并论。你还记得当初你刚登基时,是多么的聪明吗,你禁止光头剃度正常人为神棍寄生虫,也不准给神棍寄生虫盖房子住。那时候我真崇拜你,真爱你呀,以为伟大的高祖李渊的未竟之事,可以在你手上完成。可是时至今日,即便你没把李渊未完成的伟大事业给完成了,可是你也不能转脸去干萧衍那种恶心事啊。你一个好端端的聪明人怎么可以突然一下子就变的这么愚蠢呢,我韩愈表示看不懂,我不服,我的心都快要被你搞崩溃了。

今闻陛下令群僧迎佛骨于凤翔,御楼以观,舁入大内,又令诸寺递迎供养。臣虽至愚,必知陛下不惑于佛,作此崇奉,以祈福祥也。直以年丰人乐,徇人之心,为京都士庶设诡异之观,戏玩之具耳。安有圣明若此,而肯信此等事哉!然百姓愚冥,易惑难晓,苟见陛下如此,将谓真心事佛,皆云:“天子大圣,犹一心敬信;百姓何人,岂合更惜身命!”焚顶烧指,百十为群,解衣散钱,自朝至暮,转相仿效,惟恐后时,老少奔波,弃其业次。若不即加禁遏,更历诸寺,必有断臂脔身以为供养者。伤风败俗,传笑四方,非细事也。

今天听说,宪宗童鞋,你打算令一群大光头迎接光头大统领的尸块骨灰去凤翔楼,你还想亲自屁颠颠的跑到楼上去看那坨脏兮兮的小尸块,参观完之后,你还想用轿子把这坨小尸块抬到皇宫里面去,还打算让一群吃饱撑的没事干的光头寄生虫供奉这坨小尸块。我韩愈再蠢,我也看不懂你这是搞的哪一出。打死我我也不信,你会蠢到去佞佛的地步。如果非要解释你这种荒唐的行为,只能说,你是想借助这个事,来祈福对吧。你只是觉得大家平时都吃饱了撑的没事干,给大家找个乐子看对吧,弄个小尸块当玩具逗逗我们的对吧,你并不是认真的对吧。真希望我看到的都是假的,如果你是真这么蠢,宪宗童鞋,你还记得当年南京城的萧衍那厮吗,你还记得他是怎么死的吗,他的国家是怎么亡的吗。

所以,我就知道,你是逗我们玩的,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,怎么会干这么蠢的事呢。但是,虽然你只是想逗逗我们玩,但是很多百姓傻子比较多,看你拿小尸块当玩具逗我们开心,但是他们却都会当真的,他们会真心的去热爱那坨小尸块。

他们会说:“天下的大圣人,宪宗同志,都崇拜那坨小尸块了,我们老百姓哪里能跟金枝玉叶的皇帝比供奉小尸块呢。你皇帝只是消遣,而我们要达到你的程度,只能像萧衍那样去卖淫了,舍了性命去陪你玩,去佞佛。”

于是这些疯疯癫癫的无知陋民,百十个人的,这里一小撮,那里一小撮,成天不敢正经事,吃饱了撑的就烧自己的脑袋瓜子,烧自己的手指头,把衣服口袋里面的钱,都拿出来,施舍给大光头们。他们这群疯子,再怎么高估他们的无聊程度都不为过,他们干这种事,可以从早干到晚。而且他们也会互相传染,争相效仿。今天你烧一个手指头,明天就又人敢烧八个手指头。不用多久,天下百姓,老老小小的都去折腾这种疯疯癫癫的事了,我们的百姓,都变成了神经病,那我们的活谁来干,天下还有人干正经事吗。

如果到了这种地步,还不加以禁绝的话,后面这群神经病会更加的丧心病狂。他们就会把所有的钱都拿来给光头盖房子住,开始搞窝点,聚众搞萧衍那套卖淫行径。这群神经病,会把自己的胳膊砍掉,会把身上的肉,一小块一小块的都割下来,来讨大光头们的欢心和垂怜。额滴个神呐,到了那一步,连萧衍那厮,都比不了这群神经病了,太可怕了。宪宗童鞋,你治理的国家,要是伤风败俗成这样,岂不是要笑死人了。

夫佛本夷狄之人,与中国言语不通,衣服殊制;口不言先王之法言,身不服先王之法服;不知君臣之义,父子之情。假如其身至今尚在,奉其国命,来朝京师,陛下容而接之,不过宣政一见,礼宾一设,赐衣一袭,卫而出之于境,不令惑众也。况其身死已久,枯朽之骨,凶秽之馀,岂宜令入宫禁?

那个什么狗屁的浮屠,不过就是个天竺猕猴,与中国言语上不通,说的乱七八糟的蛮子话。衣服穿的也像个猴,这个大光头,他嘴里不说高贵的中国话,身上也不穿高贵的中国服饰,也不懂中国的规矩,不懂中国的君臣之义,父子之情。他为啥不懂呢,因为他只是一个猴啊。猴怎么可能理解人类的文明呢。

假设这个猴到现在还活着的话,奉他国家的外交使命,来我大唐长安城,宪宗童鞋,即便你要是不嫌弃他恶心的话,勉强接见他,也不过只是外交行为,说点场面话,管顿饭,吃完饭给这要饭的买件衣服,打发他滚蛋,再找士兵押着把他弄出去,看着他省的他沿途妖言惑众。

何况现在,这个大光头,死了不知道有几百年了,骨头都烂成渣了,这死人的破烂骨头,一坨小尸块,既不吉利,又污秽肮脏,怎么可以把这么恶心的玩意,弄到皇宫里来呢。宪宗童鞋,我暗暗的想,你想干这个事,是不是因为你脑子被雷劈了?你不嫌恶心,我韩愈还嫌恶心呢,唉,受不了了,我先去吐一会。

孔子曰:“敬鬼神而远之。”古之诸侯,行吊于其国,尚令巫祝先以桃茹祓除不祥,然后进吊。今无故取朽秽之物,亲临观之,巫祝不先,桃茹不用,群臣不言其非,御史不举其失,臣实耻之。乞以此骨付之有司,投诸水火,永绝根本,断天下之疑,绝后代之惑。使天下之人,知大圣人之所作为,出于寻常万万也。岂不盛哉!岂不快哉!佛如有灵,能作祸祟,凡有殃咎,宜加臣身,上天鉴临,臣不怨悔。无任感激恳悃之至,谨奉表以闻。臣某诚惶诚恐。孔子说,要敬鬼神而远之。古代的诸侯,国家要办丧事,尚且还要让一群神棍跳跳大神,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不吉祥的鬼都赶跑,然后才开始正式的办丧事。

而你今天,莫名其妙的弄一坨污秽肮脏的小尸块过来,还不嫌恶心的自己要跑过去观摩,而且你看就去看吧,看之前连点防护措施都没有。不懂得事先捉捉鬼,避避邪,你这么瞎搞胡搞,朝中大臣没一个说不合适的,御史也不告诉你,你这么干,会闯出来什么妖蛾子祸端。这群蠢货,我和他们当同事,简直是我韩愈的耻辱。我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上司和同事啊。

我觉得吧,你不仅不应该去跪舔那坨小尸块,而且应该把这小尸块交给尸检部门,用水煮烂了,再用火烧成灰,让这坨小尸块,永久的从地球上抹掉,断了那些神经病们的念想,也省的再祸害我们的子孙后代。

宪宗童鞋,你要是真这么做了,我韩愈一定会敬你是条汉子。天下人也都会敬你是条汉子,那些神经病怕这怕那的,你比他们不知道要英明神武了多少倍,你干了件大圣人一般的大好事,我韩愈,天下百姓都敬你是条汉子,这难道不是个大好事吗?岂不是一件很痛快的事嘛。

陛下你别怕,有我在呢。如果那大光头真的灵验,能降下灾祸的话,那么,一切的祸殃,我韩愈帮你挡着,即便它真把我怎么样了,我也觉得没什么,谁怕谁啊。宪宗同学,你弄的这个破事,让我百感交集心里很是爆炸,现在我把我的想法都写出来了,你看看,这种破事真的不能干,希望你三思而后行,你要是还不听我的劝,我真的是对你很无语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们来总结下韩愈此文的中心思想。

1、皇帝佞佛会死的早,国家会亡的快。所以宪宗你是个混蛋,蠢货。

2、佛只是个不开化的猴。

3、信佛的无知陋民都是伤风败俗的神经病,一看他们的傻样,我就要笑死了。

4、佛骨只是一坨污秽肮脏令人作呕的小尸块。

5、宪宗你还要去舔那坨脏东西,你的脑子被驴踢了吗。

6、萧衍是个卖淫的。

7、宪宗你比萧衍还蠢。

8、信佛不仅不会有福,还会倒大霉,招大祸。

9、宪宗你的品味太垃圾,你的口味太重,我受不了你了。

10、我的同事们也都是比宪宗还蠢的蠢驴。

11、应该把那坨脏兮兮的小尸块烧成灰用马桶冲掉。省的再污染后代。

12、宪宗是个怂货,连胡鬼也怕。

13、有种让神叨叨的佛过来,我韩愈一巴掌呼死他。

14、韩愈是最天下最聪明的人,你们都是垃圾。

这篇文章,太猛烈了,比原子弹威力还强大。但凡宪宗要点脸有点自尊心,都受不了这篇文章,更何况他是个皇帝,所以他气急败坏的要杀韩愈。他把宪宗那么点肮脏的小秘密,全抖搂出来了。

他的同事,也被他羞辱了一个遍。被韩愈骂的连垃圾都不如。

而所谓的被信徒们顶礼膜拜的佛,在韩愈眼里,就是大便一样的,应该用马桶冲掉的脏东西。这显然严重的伤害了信徒们的“宗教感情”,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。

而对于佛教的诈骗话术,和精神控制的恐吓系统,韩愈表示,这都是笑话,屁用没有,只是用来骗傻子,骗怂货的。

韩愈用一篇文章,就把整个要饭集团控制施舍奴的把戏全揭穿了,全击溃了。在精神上是对他们整个体系,坦克般的精神碾压,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决绝。

佛教徒,读完这篇文章,如果不能精神脱瘾的话,摆脱被精神控制的境地,那么就会被激发到反面。大肆的反击韩愈的碾压,来自我抚平被重创的“宗教感情”。所以,不难理解,为什么他们要杜撰出来那么多攻击韩愈的文章。

作为个人来说,韩愈是中国人的大圣人,光头们攻击韩愈,是在伤害中国人的文化感情。这些数典忘祖之辈,精神上都已经被妖化异化了,估计基因也劣化了,他们的妖化现状,就是他们攻击圣人会有什么下场的最好说明。

(神话因果,都是假的。因果报应,只是业力轮回的推论,而业行不灭,只是个神话,只是个假设。业行不灭这个假设和理论,其荒唐程度,跟认为把电脑投进了炼钢炉,电脑没了,电脑里的数据可以脱离电脑,独立存在永恒的不会消失一样的愚蠢。)

(我跟道教没关系。我也不是科学教信徒,科学太肤浅了。我是老庄门人。)

(科学只是一种文学。文学哪里有真理,不过只是修辞的学问。建议去看看《科学革命的结构》这本书。)



至道学宫1.345 有人认为先秦无「道家」,道家乃西汉初年部分方士和官吏创立的新学派,你赞成此说法与否? (2016-05-02)

谢邀。

讲这种话的人,说他是文盲,都对不起文盲这个词。从清朝开始,一直到民国,共和国,中国的知识分子们,一个个疑古成风,考据成癖。不管什么学问,这群文盲,都得装模作样的重新溜一边西瓜皮。连基本的源流都不懂,就揪着蛛丝马迹细枝末节,脑补来脑补去的。这群文盲,他们对文化的贡献,就是糟蹋文化。如果说文化的昌盛就是指郁郁葱葱的生机盎然,这帮人,他们就是一群野猪,拱玉米地的野猪。叫他们知识分子,也是侮辱了知识分子这个词了,这样的人,应该扔到粪坑里沤粪,他们早点回归碳循环,或许还能对社会对庄稼产生点有益的价值。

道的文化世系,总源头上出自伏羲。经过三皇五帝,到了周朝,老子总结了之前的三皇之道,写出了一本《道德经》,算是对从伏羲至周三皇之学的集大成。

老子之后,老学分为五派。严格的说,庄子,孔子,韩非子,杨朱,列子,文子,关尹子,鬼谷子,他们都是老子的思想传人。

所谓的百家争鸣,不过就是道裂为百。就好比大象被猎人杀死了,来了一群人,肢解了大象,有的人拎了个大象耳朵,有的人拎了个大象鼻子,有的人拎了个大象腿。这就是庄子说的,道术已为天下裂,往而不反。

西汉初年,所谓的道家,算是稷下学宫的学问余脉。稷下学宫讲的是什么呢,不论是阴阳家的邹衍,还是荀子,孟子,还是慎到等人,他们讲的无不是一个道字。这个道,从伏羲,传到黄帝,再从黄帝传到老子。老子之后,官学轶散,流入了民间,民间才开始兴起了各种各执一端的道,他们所谓的道,都只是道的一个方面。

在汉武帝之前的西汉初期,当时社会的官学,黄老刑名之学,基本上都在陆贾《新语》一书中,陆贾对稷下学派,对先秦思想,又来了个集大成。把很多东西,都统合到了一起,这是整个汉朝,思想文化建设的理论总纲。

看书,要看学问里面的道。而不是拎着蛛丝马迹,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大侦探,这是一种恶品位,对学问的恶劣追求,就更不要谈什么闻道入道和明道了。他们本来的动机,就是找茬找别扭,找不自在,玩连连看,他们根本就没有向道的动机和志趣。

清朝的大多数学问,都是异端邪说。民国,共和国,大多数知识分子,也都是一些只懂得拱玉米地的野猪。野猪哪里懂什么道不道的,对于他们来说,谁拱的玉米地多,谁的学术成就就高,谁就更权威,谁就更厉害。



至道学宫1.346 有没有老师来看下这个八字怎么样!主要是感情跟事业两方面有疑惑? (2016-05-06)

谢邀。

关于命理学,有几个事可以说说。

1、同时不同命。

2、同命不同时。

3、父精母血第一命。

4、所受天地阴阳第二命。

5、尊道贵德第三命。

6、五运六气第四命。

7、摄生修真第五命。

8、风水祖德第六命。

要弄明白这些道理,才能真正理解,人的命理。光看命盘,星盘,不可能把一个人的命运解释清楚,也更不可能进行有意义的预测。

比如,前几天看了个新闻,一个少年,在网吧包夜通宵三天猝死。再看他八字,是不太能算出来,他会死于通宵上网猝死的。他身上的阴阳二气,如果用所受天地阴阳二气的多少来推算,他的余额还很多,命不该死。他之所以会夭亡,是因为他的教育出了问题,对奉生修身极其无知。

如果把上面所有的八点,都弄明白的人,他也就不会给人算命谋生了。这样的人,可以一举亡人国,也可以一动兴人国。那些拿个手机软件,用八字排盘给人算命骗钱的,太无聊了,应该当成精神病人,全抓起来。

(风水只是影响人的命运的因素之一。偏废了其他因素,没有太多意义。)



至道学宫1.347 为什么爱情、婚姻需要忠诚?应如何论证? (2016-05-06)

谢邀。

康有为这种妖妄大佞人,不提也罢,天生的以污染社会为终生最高追求的沤粪货。他的那些像汽车尾气一样的言论,看了掩鼻而过就行,没必要仔细的品味,闻了又闻。

下面我们来讲讲,为什么要有爱情,为什么要有婚姻,为什么要有忠诚。

生物进化出来性别,是因为生物基因的信息复杂性越来越高,要再进一步进化,无性繁殖,单性繁殖,已经无法在承担这样的繁殖要求。性别就被进化了出来,雌雄两性分工,雄性携带一半的配子,雌性携带另一半的配子。在性别分工产生之后,生物再要繁殖,就只能通过交换配子,才能完成一个完整信息库的复制。这个交换配子的行为,就是人们常说的交配。

看出来了没,生物之所以进化出来性别,完全在于,要提高生命进化的效率。简单的无差别复制,在繁殖速度上看,是优于有性繁殖,但是在生命的进化效率上看,是完全劣于有性繁殖,简单无差别复制,很难高效的进化出来更高复杂度的生命。

生物的一生,概括起来,其实只有两件事:食物和交配。蒲公英如此,狮子老虎如此,人类也是如此。

人类社会,因为有了文明,所以在繁衍的维度上,除了食物和交配,又加上了第三个维度,文明的维度。在人类社会中,一个公的人类,和一个母的人类,交换配子,繁殖后代,不仅要考量食物和交配权的问题,还得考量,他们的行为,是不是也传承了社会意义上的文明。人类的婚姻行为,就是维系文明延续的一种现象。

如果人类倒退回动物那样,摁倒就来,那么人类繁衍的第三个维度,文明维度,马上就会消失。人类也会很快的退回到动物状态。

人类相比动物,之所以要进化出来文明,也是因为,单靠本能,靠大脑的自动存储输出指令,已经无法再把生物的进化效率,向前推进。人类进化出来文明,是因为生物的复杂性越来越高,高到了必须得进行外置储存一些信息才行。

刚才说了,生物的一生,只是为了食物和交配两件事。人呢,也一样,人为了找到可以跟自己交换配子的另一个人,可谓是煞费苦心,慎之又慎。为什么呢,因为,如果在这件事上不慎重,随便找了个垃圾配子交换一下,那么繁殖的后代,可能是个不优良的个体,在下一轮的竞争中,自己的后代,就会被别人的后代所淘汰。

人们把这件,为了寻找最优秀配子的行为,叫做择偶。找到了理想中的那个配子,俩人开始进行配子交换,在配子交换过程中,需要一些信念,来维系双方都认为“对方的配子和自己的配子最匹配”“生育的后代会更优良”这种充满激情的排他性虔诚信念。这种信念,就是爱情。

为什么要忠诚呢,因为,如果不虔诚了,不具有排他性了,那么两个人对于“他的配子和我的配子最匹配”这个信念,就会瓦解。而一当这个信念瓦解,那么两个人就会难以再共同协作完成交换配子,并一起抚养后代的任务。合作瓦解了,分工瓦解了,这对于繁殖后代来说,是效率低下的选择。所以,为了更高效率的繁殖后代,人类的交配过程中,需要爱情这种排他性信念和激情,需要互相的忠诚。

至于康有为这种坏人,企图破坏男女两性分工合作,破坏人类人口生产和繁衍大业,应该找头驴或者找头马,跟他交换配子。



至道学宫1.348 怎么看待一贯道,怎么将信仰一贯道的母亲拉回正信的佛教? (2016-05-06)

很多人还不知道这个一贯道有多邪恶。现在还能看到朋友圈很多人,在传播“王善人”王凤仪的疯言疯语。这位被一些人口口称道的王善人,他以前就是一贯道的超级明星,宗教偶像,同时也是个给日本人当差的大汉奸。

我们来看看王凤仪的著名语录:

日本人强奸你们,不要恨日本人,不要报仇,也不要埋怨,而是应该感恩。要感谢日本人帮你们消业障了,日本人是来度你们的。

这个王凤仪,喜欢给人“讲病”。他们比古代的跳大神的巫婆还能,不管什么重症绝症,疑难杂症,只要听他们“讲讲病”,病就好了。他们不是看病,不是治病,而是“讲病”。这帮人都是怎么讲病的呢。下面是精神污染的分割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这里引用的刘善人,就是把王凤仪的邪教思想发扬光大的神棍讲病学的徒子徒孙,这样的讲病“善人”,现在非常多

刘善人讲病案例对照表(有病的可以对照一下看看)

至道学宫1.偏头痛—- 怨恨老人和领导(能管自己的都是领导)。

2.头昏脑胀—- 不满意老天、与领导和长辈生闷气。

3.头昏怕冷—- 恨天怨地、对老人不孝、看不起老人。

4.头痛—- 恨天怨地、对老人不忠不孝。

5.白天头痛—- 因外事发愁。

6.黑天头痛—- 因家事发愁。

7.抬头痛—- 巴结不上人。

8.低头痛—- 看不起人。

9.眩晕症—- 瞧不起人、看不起人、自私自利。

1至道学宫1.脑炎、脑膜炎(结核性脑膜炎)

—- 贪心太重、不顾他人死活、自私自利。

12.脑瘤—- 违背天意、自私自利。

13.面肌痉挛—- 不让人、不饶人。

14.神经痛—- 爱发疯、一阵冷一阵热。

15.失眠、植物神经紊乱、神经官能症—- 思虑过多。

16.神经分裂证—- 气大、不饶人、自私自利。

17.躁狂症—- 自己理想没实现,暴跳如雷特好强。

18.抑郁症—- 自己理想没实现、嫉妒人家有好事。

19.困倦、打盹、嗜睡—- 心理烦闷、管事太多、懒惰。

20.精神病—- 爱生气、爱看别人错、不知自己错、不饶人。

2至道学宫1.多梦—- 思想过虑、欲望太多、实现不了。

22.脑供血不足、脑梗塞、脑血栓—- 不服人、硬逞强、愚痴、任性自私。

23.脑出血—- 自私、不管别人死活、贪心重、老有理、整天琢磨别人错、爱整人、自己不能反思。

24.白内障、青光眼—- 办不开的事、心里有压力、看人家做事不对、生气、看不上人。

25.眼底充血—- 上焦火大、性格不温柔。

26.眼疼—- 生气看不上人。

27.耳鸣、耳聋—- 爱听闲话、烦人家说话、生气。

28.中耳炎—- 听闲话、不能辩别是非。

29.鼻子疾病—- 不爱与人沟通。

30.歪嘴—- 说话咬邪理。

31.痰多、口臭—- 心里肮脏事太多。

32.口腔溃疡—- 爱说刺激话。

33.咽炎—- 上火、忧愁、忧思忧虑、悲伤。

34.扁桃体炎—- 打断人说话、说话噎人。

35.烂上嘴唇—- 在长辈身上说话过分。

36.烂下嘴唇—- 在晚辈人身上说话过分。

37.粗脖根—- 有事说不出来、憋气。

38.甲亢—- 爱生闷气、委屈、怨恨、不理解人、遇事不表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精神污染完了,我们再回到正常人的社会中来————–

大家看这些“讲病”的神棍语录,是不是觉得太荒诞了,太好笑了,太不要脸了。可是,他们在当前社会,仍然非常有市场。刘善人说,得癌症的人,回家给自己的父母磕头就行了,只要一直磕头,磕着磕着,癌症就痊愈了。很多癌症患者,就真的跑回家咣咣咣磕头去了,一天都能磕一万。

有一个叫“三善堂”的讲病群,光群成员,就好几万。他们搞的还是王凤仪的那一套神棍讲病学。他们靠精神控制,控制了大量的无知之人,然后进行大肆敛财。有的人,成千成万的捐钱给他们。

上面说的那个刘善人,她叫刘素云,网上有她的大量视频,光她的百度贴吧,就有一万多的关注者,还有57万的帖子。百度搜索下刘素云,有117万的检索条目,真的是太可怕了。这样的擅长“讲病”的善人,擅长文化污染和精神控制的垃圾,中国当前有多少比较出名的呢。我来给大家列举一下:

1、刘素云,外号刘善人。

2、刘有生,外号刘善人。

3、魏三利,外号魏大夫,魏善人。

4、胡小林,主张念佛能治病,念佛能赚大钱,超级坑爹货。追随者非常多。

5、陈大惠,比前面几位有点学问,会讲弟子规,会讲国学,专注文化污染一辈子,直接从孩子开始污染。

6、净空,这个是超级垃圾,超级人渣。整个宇宙都被他污染了。

7、傅冲,传统文化改变了我的一生,改变了我的家庭,阿弥陀佛。无脑妇女,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印度要饭文化中的念佛。

8、王双利,靠讲弟子规,一个月能骗3000万的文化奸商。

9、康金盛,也是个靠讲弟子规骗钱的垃圾。

10、谭凤涛,传统文化大法好,观音菩萨来度你。

11、了空居士,三天打通大周天,每人收3300学费的大骗子,人渣。修炼圈里的垃圾。

12、万行上师,精神控制高手,把不要脸这个事发挥到了极致。

13、南怀瑾,能秒杀以上所有人。毁了圣贤们的学问,还毁了读者的大脑,还会被人当成国学大师。

14、缠中说禅,比南怀瑾还坑的神棍,进了这个坑,一辈子别想出来了。

如果谁的家人,口里念叨上面这些人,那恭喜要中奖了,这种家庭污染没个几年时间,是治理不好的。如果是重度污染,家里的老年人,估计会被弄的疯疯癫癫,身毁财亡。社会上,讨伐莆田系和百度,认为百度莆田系做了罪大恶极的事。其实,这些人所做的恶,比百度莆田系不知道大了多少倍,那些“讲病”的疯子,对人的身心健康的危害,不知道比莆田系大了多少倍。百度,莆田系只是单纯的骗钱,但是这些神棍,邪教徒们,他们不仅要骗钱,还直接把人变成精神病。把人骗的钱也没了,智商也没了。

凡是听到“讲病”的,去信这些善人讲病能把自己病讲好的,可直接把他们列为精神病人。

佛教没有正邪之分,只有官方的邪法,和非官方的邪法两种。所以,拉回官方的邪法里,结果也差不多,还是被洗脑,还是被搞坏身体和搞空钱包。精神病人创立的东西,怎么可能有正不正这回事呢。

(南怀瑾用印度要饭文化来解读中国文化,笑料百出。缠中说禅,比南怀瑾还奇葩,对中国文化半懂不懂,反倒去跪舔印度猴子的文化。俩人都是文化杂种。)

(王凤仪是一贯道邪教鬼酋,后来一些人把王凤仪的思想,发展成了善人道,典型的会道门邪教组织。)

(〔缠师居然也上榜啦〕几千年未见的超级妖异神棍。这个人渣,估计比悉达多还邪。)

(洗脑的水平都一样高。悉达多也是个垃圾,他的思想除了洗脑,对人的现实生活,毫无意义。缠中说禅的理论,也对现实中的交易,毫无意义,除了给韭菜们洗脑。)

(他〔南怀瑾〕还不如卡耐基。他整本书里面,都没几句话是对的。)

(未来函数。这是个非常简单的常识性的概念,自己去百度下就懂了。)



至道学宫1.349 多数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是不是因为中国地理环境太优越了? (2016-05-10)

谢邀。发篇我之前写的文章,来回答这个问题。

《中国人的宗教和崇拜》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站地图

QQ|更新日志|版权声明|手机版|缠中说禅【缠论谈】 鲁ICP备16017539号

GMT+8, 2019-10-19 22:54 , Processed in 0.039694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Dz X3.4

© Comsenz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