缠中说禅【缠论谈】

搜索

[至道学宫] 陷入绝境的美国外交

[复制链接]
 作者| 白云先生 发表于 2019-9-21 17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缠友您好,关注了这么久,何不注册享用更多功能?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

x
微信图片_20190921171506.jpg
文丨白云先生

一、外交就是纵横术

知彼知己,百战不殆。今天我来说一说美国的外交问题。要把美国的外交问题说清楚,我们就需要先把外交这门学问给说清楚。

什么是外交呢?外交就是中国古代所讲的纵横术。《鬼谷子》这本书讲的就是纵横术的基本原理,它是古今中外所有讲外交的书里面的最高经典。其他所有讲外交理论的书,都是《鬼谷子》这本书的注脚。什么又是纵横呢?纵者,合也,基于共同利益,建立国家联盟,对抗共同的敌人。比如六国攻秦,孙刘联盟,这都是比较经典的合纵操作。横者,分也,基于和某些国家的利益一致,联合一些国家,分化削弱与制衡其他的国家。秦国的连横,与近代西方的均势外交,都是比较经典的连横操作。

纵横术的目标,也就是外交的基本目标是什么呢?它的目标是不用通过战争或者配合使用一些战争手段,就能征服和瓦解敌国。一个纵横家,它的力量,可以相当于百万雄兵,这一点不夸张。而且,外交,也就是纵横术,它是一门有确切答案的学问。只要理论和方法正确,就一定能得到预期的结果。如果没有达成目标,并不是这门学问的问题,只能说是道术不精。

对于一个高明的外交家,也就是纵横家来说,外交工作,就像算数学题一样的,精妙地计算敌我双方的力量平衡点。当达到平衡点的时候,就可以生存。当我方联合的力量,压倒了对方的时候,就可以像战争中输出火力那样,通过输出综合的力量,压垮敌国,让敌国走向失败和灭亡。从这点来看,高明的外交家,和一个战无不胜的将军是一样的,他们都是通过计算力量积累力量,并利用我方占有优势的实力摧毁敌人。

外交和军事,只是斗争的战场不一样,致胜的基本原理都是相同的。就跟算数学题一样,二大于一,二就能生存下来,那个一就要灭亡。

要把国家的力量提高到最大化,就需要同时把内部和外部的力量,都聚积到最大化。要把内部力量放大到极致,那就需要整个国家铁板一块,一个拳头打人。要有统一的思想,统一的文化,统一的领导,统一的指挥,统一的共同目标,和统一的行动。这是内合。如果内部不合,按照鬼谷子的理论,就要进行抵隵操作,把不合的地方,会造成力量损耗的部分,全部消灭掉。比如整风运动,就是非常典型的内合操作。

要把外部的力量聚积到最大化,那就需要联合外部的力量,这叫做外合。比如统一战线,就是非常典型的外合操作。

敲黑板一次。内合与外合,要能做到泾渭分明,还能并行不悖,是非常难的。因为内合要求高度的组织纯洁和思想纯洁,而不强调利益纯洁。而外合是讲究高度的利益纯洁,而不追求组织纯洁和思想纯洁。最严重的一个错误,就是对内讲统战(利益纯洁至上),对外讲整风(思想纯洁至上)。对内讲统战,就会造成内部的权力结构支离破碎,无法形成统一的力量,国家就会变得非常的虚弱。对外讲思想纯洁和组织纯洁,对方就会把我们当成业余人士。

统战(外合)是对外的思想理论,而不是对内的思想理论,大家一定要牢记这一点。对内应该讲统一,而不是讲统战。一旦使用统战思想处理内部工作,那一定会自毁长城,国家内部的组织纯洁和思想纯洁,都会被破坏殆尽,敌人就会渗透进来,国力也会被严重削弱。历史上的党争问题,是把内当成了外,汉朝唐朝和明朝,党争问题都非常严重,一旦到了党争激化的时候,国力就会被严重损耗和削弱,国家离灭亡就不远了。内不合则分,分则裂,裂则亡。一个统一的国家,就是这么四分五裂的。道理非常的简单。

对内讲统战,非常容易造成国家的分裂。原苏联的分裂,就是对内讲统战造成国家分裂的典型例子。原苏联的分裂,既有内因,也有外因。外因是苏联缺乏纵横家,内外不分。对内搞统战,对外搞统一,结果把朋友都送给美国了,当中美的纵横家联合起来时,这个力量就大过了苏联的力量,这是苏联必亡的外因。内因是苏联对内搞统战,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,权力并不是很集中,而是多权力中心的松散统治,尤其是民族自治这个非常糟糕。结果当中美的压力传导过来时,本来不至于这么快就被压迫解体的苏联,因为内部的政治结构太脆弱,缺乏足够的力量来抵抗压力,再加上美国的渗透和破坏,导致刚压了几下就直接压解体了。内外因的联动,是苏联迅速亡国的根本原因。

内合外合分不清,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赫鲁晓夫,以至于毛主席把赫鲁晓夫当成了神经病来看待,并把赫鲁晓夫玩弄于股掌之上。因为赫鲁晓夫对外部盟友,既有思想纯洁的要求,也有组织纯洁的要求。这导致中苏关系破裂,中国继而和美国结盟对付苏联,苏联走向了解体。赫鲁晓夫,因为是个外行的纵横家,所以他把外当成了内来理解。

主席在外交上,为什么喜欢和右派打交道,而厌恶国内外的左派呢?因为左派就是一群内外不分的人,对外合作,主要是讲利益,他们非要讲意识形态上的思想纯洁。这样做生意肯定是做不成的,搞联盟肯定也是要破裂的。对外合作,最核心的还是要讲利益纯洁。

第二个比较严重的错误,是把外当成内,以放弃自己国家内部的组织纯洁和思想纯洁为代价,向敌人投降,并把向敌人投降,美化成是团结敌人。这是对纵横术的最大误解。外交的最高目标,就是要消灭敌人,保存自己,这和战争的目标是高度一致的。如果一个国家,连组织纯洁和思想纯洁都放弃了,这个国家很快就要灭亡了。在纵横术中,任何时候内外不分,都会导致亡国。

壮大了敌人,削弱了自己,保存了敌人,灭亡了自己,这不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这就是投降和自取灭亡而已。团结可以团结的人,一个前提是可以团结,如果团结外国,必须要牺牲自己的组织纯洁和思想纯洁,那这个国家就是不可以团结的对象。第二个前提条件,是要团结他们,来打击共同的敌人,为我方的利益服务。而不是团结敌人来打自己,来为敌人的利益服务。这叫傻瓜式的开门揖盗,并不是什么纵横术。

以上所讲的,就是纵横术的基本原理。纵横术压倒一切的总目标,就是持续不断地增加我方的力量。当力量加满了之后,加到最大值之后,就可以输出力量,对敌国施加压力和打击,就像举起石头砸鸡蛋一样。我们的力量压过去,敌人开始退缩,压力向敌人内部,层层传导,当这种压力,大过了敌国内部的支撑力时,压垮了敌国的权力结构,敌国就会走向分裂和亡国。

由上可知,如果我们掌握了纵横术,用它来灭亡一个敌国,就跟用数学公式解题一样精确简单和可控。它是一个有确定性的原理,确定性的方法,和导向可控的确定性的预期结果的一门学问。

如果把美国当成假想敌,我们使用纵横术,可以压垮美国吗?答案是当然可以。下面我们就这个问题,来进行深入的分析和解答。

二、美国外交第一阶段:孤立主义时期的美国

我们中国人总是说传统文化是糟粕,一脸的不屑。而西方人,则把中国文化当成宝贝来研究。基辛格他们对《孙子兵法》《道德经》,钻研的都比较深入。那外国人懂纵横术吗?他们懂是懂一点的,但不是特别精通,如果拿他们和中国古代的圣人相比,他们大概就是比入门级别稍微好一点的那种水平。

西方人钻研中国的纵横术,有两大流派,一个流派是欧洲大陆,最杰出的代表就是俾斯麦。在近现代的西方人里面,他算是一个一流的纵横家。还有一个流派,就是美国派。这个流派里面,美国从开国至今,一共出现过三个半的纵横家。他们是乔治·凯南、亨廷顿、汉斯·摩根索,还有半个是基辛格。基辛格思想能力比较浅薄,不够深刻,智力平平,谋略能力也不行。严格的说,基辛格还算不上是一个优秀的策士。不过他比较出名,在台前奔走比较多,加上友情分,勉强可以算半个纵横家吧。

最优秀的纵横家,是提供思想和谋略。等而下之的纵横家,就是跑腿具体办事的层次了。还有些美国政客,本身也具备纵横家的素质,比如罗斯福和尼克松。比较烂的政客,比如里根,完全不具备任何纵横家的素质。在这些大大小小的纵横家们的主导下,美国的外交政策,历史上曾经算是比较成功的。我们先来回顾一下。

美国外交的第一阶段,是从建国到第一次世界大战。这个时期的美国外交思想,就是孤立主义。什么是孤立主义呢?那就是闷声发大财,尽量不刷存在感。这种外交政策,是志向远大的国家,在成为霸主的道路上,比较有效的一种策略。明太祖朱元璋的广积粮,高筑墙,缓称王,其实也是一种孤立主义外交政策。这个政策的指导下,明太祖成功了,群雄争霸,明太祖笑到了最后。

美国的孤立主义,其实就是山寨版的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。美国的战略目标是成为世界霸主。欧洲列强在争霸,一片混战,不停的消耗力量。而美国却在一边静静的积累力量。此消彼长,美国的实力,早晚会超过英法德等欧洲列强。等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完,美国利用了成功的策略,成功的实现了对欧洲列强的赶超。

这个阶段的美国外交,做的非常好,目标也完成的非常好。

三、美国外交的第二阶段:均势外交时期的美国

什么叫均势外交呢,其实就是连横。一个最强大的国家,让其他国家无法形成国家联盟,结成合纵之势。离间它们,分化它们,让它们内部,互相斗争,互相制衡。这就是均势政策。

之前英国对欧洲大陆的操作,对全球殖民地的操作,就是均势策略。先是拉拢德国制衡法国,德国强大了,再拉拢俄国制衡德国。看俄国强大了,再扶植日本制衡俄国。这都是均势策略。包括把印度肢解成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,这也是均势操作。一战之后,美国的实力,超过了旧霸主英国。怎么防止欧洲列强联合起来,共同对抗美国。这就需要使用均势策略。

面对战后美国对欧洲的均势操作,一开始英法两国,在联手对抗美国这件事上,还有点幻想。但是苏伊士运河事件,是一个转折点。美国操纵埃及,宣布收回运河主权。英法为了维护自己的旧霸权时代的既得利益,出兵侵略埃及。在美国的帮助下,英法联军被灰溜溜的赶了出去,运河的主权就从英法两国手里夺了回来。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,它表明美国对欧洲均势操作的完成。也表明从此之后,英法退出了争霸赛,欧洲被纳入了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。

这件事对欧洲来说非常痛苦。痛定思痛,英国选择了投降,变成了美国霸权秩序的一个追随者。法国则选择了走向独立,继续和美国对抗。这就形成了美国对欧洲的均势操作。英国也自此成为了美国控制欧洲的一个抓手。

均势外交时期的美国。目标是为了对全世界分而破之,分而治之,让各个国家形成互相制衡的对立阵营。先运用均势策略,控制住欧洲,让欧洲不要再有和自己争霸的幻想。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稳固的西方联盟基本盘,利用这个基本盘,才能去对付苏联的那个联盟。

这段时期的美国外交,完成了既定的目标,可以说是比较成功的。

四、第三个阶段的美国外交:遏制政策时期的美国

美国的遏制理论是遏制谁呢?当然是为了遏制苏联。遏制理论一出,宣告历史进入了冷战时期。这个遏制理论,是美国的纵横家乔治凯南,为苏联量身定做的外交政策。所以,凯南也被人称之为是冷战之父。

这个时期的美国外交目标,就是打赢冷战,消灭苏联。北约和联合国的设立目的,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对付苏联。而冷战则是把对抗升级了。两个国家集团的生死争霸战开始了。

在斯大林还在的时候,美国阵营是明显处于弱势和下风的。斯大林这个人是个非常强悍的纵横家,他是一个加强版的俾斯麦。而且,苏联阵营里面还有毛主席这个五千年一遇的超级纵横家。美国阵营一直节节败退,是非常自然的结果。因为纵横家的高下,能直接主导和决定比赛的结果。

冷战的前期,斯大林去世之前,是美国阵营的力量弱于苏联吗?单从物质力量上看,并不是这样。美国阵营之所以一开始如此狼狈,根本原因是他们阵营里面,没有能够和斯大林毛主席相匹敌的纵横家。丘吉尔、杜鲁门、杜勒斯这些人和他们一比,那就傻得跟好兵帅克一样,太相形见绌了。

斯大林生前对他的左右手说,我死之后,你们这些人,一定会像小丑一样被美国掐断脖子。因为他知道他手下的这些接班人集团,素质都太差了,没有一个像样的纵横家。

结果真的被斯大林说中了,在斯大林去世之后,赫鲁晓夫上台,马上就进行了车祸现场一般的操作。先是破坏和削弱内部力量,全盘否定斯大林,内部的组织纯洁和思想纯洁都不要了,对国力的打击是非常巨大的。然后又跑中国来,放弃利益纯洁,转而对中国提出组织纯洁和思想纯洁的要求。这一通令人窒息的业余操作下来,苏联阵营就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毛主席这时候,还是想挽救一下苏联阵营的,那就是让苏联下去,中国来掌舵,控制这个强大的国家联盟。因为赫鲁晓夫根本就是个零分纵横家,幼稚得像个小白兔。所以这时候中国开始追求拿到联盟的控制权。这遭到了苏联的抗拒,于是对这个国家联盟,最后的争取也无果而终。如果中国拿到了共产主义国家联盟的控制权,由顶级纵横家毛主席来领导它,那美国主导的资本主义国家联盟还是要输的。

而一旦中国拿不到共产主义国家联盟的控制权,就会放弃这个阵营,那苏联阵营必然会灭亡,这就跟数学题一样精确。到了这个时候,为了避免和苏联一样灭亡,中国必须得做出新的选择。那就是跳到美国阵营中去,加速苏联的灭亡,让自己成为胜利的一方,而不是灭亡的一方。棋下到这里,对于纵横家来说,中美走向联合,以及苏联的灭亡,已经是必然之势了。这都是一目了然的数学题。

随着中国的加入,美国阵营的力量大增,而苏联阵营力量锐减。这一增一减的此消彼长,显然美国阵营的力量,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。接下来,就是把这个力量,施加到苏联身上。在这巨大的压力之下,苏联在三个方向,同时坍缩,东南亚保不住了,半个德国保不住了,中欧保不住了,中东保不住了,中亚地区也保不住了。

外围的坍缩结束之后,开始了继续向内的进一步坍缩。东欧也保不住了,出现了东欧剧变。东欧剧变之后,苏联开始了第三步的坍缩,连自己的加盟共和国也保不住了,苏联解体。冷战结束了。美国又一次完成了自己的外交目标。而这背后的总导演,却是我们中国人的毛主席。

看吧,在顶级纵横家手里,灭亡一个国家,哪怕是苏联这样的大国,是不是像小学数学题一样简单?

苏联的不断退缩,把西方的心理安全区,都释放了出来。在美国纵横家们的眼里,西欧才是美国人最后的依靠,而要保住西欧,那么苏联的势力,必须要退出中欧,退出东欧。因为东欧也会对中欧和西欧形成威胁。苏联变成了俄罗斯,一退再退,把乌克兰都退出来了,西方还是不满意。因为俄罗斯还是块头太大了,尽管再温顺,它存在着本身就是一种潜在的威胁。这是西方不可能接纳俄罗斯的深层外交因素。

在苏联的大溃败过程中,德国彻底倒向了西方,倒向了自由主义,成为了西方的基本盘的一根柱石。这给后来的国际政治,埋下了一个伏笔,我们后面再讲。

英国面对权力的变化,是最敏锐的,会最先做出选择,倒向权力更大的一方。而法国则是对权力变化相对迟钝的,他们会选择抗拒。德国天然的是秩序的守夜人,它对秩序的忠诚就像机器一样。而一旦旧秩序倒了,形成了新的秩序,德国人也会向机器一样忠诚于新秩序。对德国人来说,反正不管怎么样,世界不能没有秩序。英国人则对权力的变化充满饥渴,因为这样就会出现投机的机会。法国人和英国德国又不一样,他们的道德激情,远远的超过他们对变化的激情,和对秩序的激情。

五、第四个阶段的美国外交:末世外交

冷战胜利之后,美国人被胜利冲昏了头脑,认为是这是一种历史必然性,是狗蛋(God)选中了他们,保佑了他们,打败了苏联这个魔鬼。福山在这期间,提出了历史终结论,主导了美国这一阶段的外交。这让美国的外交方向,从冷静睿智数学一般精确的纵横家作风,转向了装神弄鬼的跳大神作风。

这次转向对美国来说,是一场可怕的灾难。当小布什冲到伊拉克和阿富汗打仗的时候,美国头牌纵横家凯南说,我就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航海家,站在海边,看一个年轻人航海,却选错了路线。不愧是美国的头牌纵横家,凯南一开始就预言了美国外交转向的不幸和灾难。

美国外交的这次迷之转向,根子上还是因为美国的文化启蒙不彻底,保留了大量的装神弄鬼的蒙昧主义文化糟粕。所谓的文化启蒙,就是西方人学习中国文化,启蒙自己走向文明社会。持续的学习中国,中学西渐,甚至连纵横术这种高深的文化都学走了。但是依然没有彻底消灭基督教本身,这个愚昧透顶的蒙昧主义文化糟粕。甚至可以说,美国人的成功,都是因为吸收了中国文化的优秀基因,美国的失败,则都是因为保留了蒙昧主义基督教文化残余造成的。

我们来复盘一下,美国打赢冷战,真的是狗蛋显灵了吗?显然不是,它是纵横家们,理解力量,积累力量,利用力量,用数学般精确的计算,从而才摧毁敌国。和那个根本不存在的狗蛋(god)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但是呢,因为美国的底层文化,就是愚昧的基督教文化,所以他们打了胜仗就会认为是狗蛋(god)的功劳。代表着恶的一面的魔鬼苏联被消灭了,代表着善的一面的西方人,就要进入天堂了。这一刻,历史终结了,对应的就是基督教文化中的末日审判。福山的历史终结论,其实就是基督教末日审判的新版本。

那末日审判审判谁呢?审判异教徒,把他们打入地狱。谁是异教徒?凡是不信奉基督教的民族都是异教徒。那穆斯林是异教徒,信奉儒家文化的中国是异教徒,信奉东正教的俄罗斯也是异教徒。美国人认为,他们作为天选民族,他们想审判谁就审判谁,唯独他们自己不接受任何审判,他们是例外者,他们只会不断的从成功走向成功,他们就是善的化身。这并不是什么现代国家,只是一个愚昧透顶的跳大神基督教国家。这种跳大神的国家太可怕了。尤其是当跳大神的国家掌握强大的权力时,那会更加的可怕。

在末世外交思想的指导下,美国先是审判俄罗斯,给俄罗斯制定出来了脱离方案,核心就是摧毁俄罗斯的一切有生力量,进行去工业化操作,让它变成一个资源国。同时让北约不断的东扩,企图让俄罗斯第四次坍缩。连俄罗斯的本土都要再次分裂才行。俄罗斯为了顶住这次压力,普京站出来了。俄罗斯终于再次出现了一个新的纵横家。从普京的表现来看,他顶住了俄罗斯的第四次坍缩压力。

俄罗斯非常苦恼,说我们这么诚恳的投降,为什么美国还不放过我们?因为在美国的基督教文化中,异教徒等同于魔鬼,魔鬼不在救赎之列,也不在上天堂的羔羊之列。而魔鬼的投降,只能给西方人上天堂加分。而如果缺少了这个魔鬼,不能打败魔鬼,西方人就是无法上天堂的。而俄罗斯甚至还想加入西方阵营,成为其中的一员。这就更好笑了。魔鬼居然既想被宽恕,又想上天堂?如果魔鬼都没有了,甚至还变成了我们的自己人,我们以后还和谁玩这个游戏呢?西方人的内心戏就是这样的。美国人必须要假象出来一个敌人,这是他们基督教文化的内在要求。如果没有了敌人,游戏就玩不下去了。

为什么美国不可能彻底接纳中国,为什么中国永远不可能成为西方的自己人,也是同样的原因。因为在愚昧透顶的基督教文化来看,我们中国人就是他们眼里的异教徒,不下地狱已经是对我们的最大宽恕了,我们居然还想和他们一起上天堂?在他们看来,这件事连门都没有。由此可见,中国的那些一厢情愿的投降派,有多么的幼稚可笑。我们中国人,必须得回归我们中国的文化,才能理解我们未来的命运。

不管中国的纵横家怎么求情,还是挡不住美国开始对中国进行末日审判。台海危机,撞机事件,轰炸中国大使馆,都是对我们的审判。做纵横家一定要有文化,要能深刻理解文化动因,才能理解对方的行为。不然会让很多外交人士难以理解,我都这么乖了,为什么还打我?打我们,是因为我们是异教徒,是因为美国的末世论外交,而不是因为我们表现得乖不乖。

我们中国历史上,把这些装神弄鬼的蛮夷,都当作猴子来看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他们实在是太愚昧了。他们跳大神还煞有介事要上天堂,以及装模做样搞末日审判的样子,实在是太可笑了。

第三个异教徒文明,就是中东的伊斯兰。于是,美国开启了对中东的新十字军东征战争。

在美国的末世外交中,历史终结了,大审判到来了,美国的目标,就是要建立基督教文明的大一统世界。而在这场可怕的外交灾难中,所有的异教徒都要下地狱。只是时间上有个先后。美国的力量,还不足以让中国,俄罗斯和中东地区,一起下地狱。所以这时候美国的纵横家们又起了作用,和中国缔结友好关系,放手去审判俄罗斯和中东。中国入世了,中美又友好了十几年的时间。

在美国的末世论外交中,中国被彻底宽恕了吗?并没有。中国被允许和西方人一起上天堂了吗?更没有。美国只是腾不出来手一并审判中国而已。那些一厢情愿的亲美派,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幻想,认为可以和西方人一起上天堂的,最主要的问题还是没文化。

果然,中东那边打了个稀巴烂之后,美国掉转枪口,腾出手来,接着审判中国了,这就是奥巴马政府开始,针对中国的重返亚太外交政策。

美国人在中东打了十几年,异教徒被改造成了基督徒了吗?基督教文明一统天下了吗?都没有。穆斯林依然还是穆斯林,俄罗斯的东正教徒依然还是东正教徒。所以说,美国的末日审判流产了。这件事亨廷顿早就有断言,千万不要跳大神,外交是门数学一样精确的学问,它讲的就是利益和实力,以及生死存亡。为了杜绝美国人头脑发昏跳大神,亨廷顿宣称,美国文明只是很多文明中的一种,它只是历史的偶然结果,并非被狗蛋选中,它和其他文明之间都是对等的,既不例外,也不特殊,更不普适。美国的成功,是一代代的人的努力奋斗出来的,不是狗蛋恩赐的。

纵横家凯南也警告美国说,千万不要接触中国人,尤其是禁止商业接触。要对中国保持最大的善意和尊重。因为中国人比美国人更聪明,美国一旦招惹了中国,后面就完全无法控制结果了。

结果大家都看到了,美国人不听凯南的劝告,让中国入世,和中国进行深度的商业合作,老婆本都赔光了。凯南还说,中国人除了比美国人更聪明,也比美国人更无情。无情就是纵横家才有的天赋,国际政治间,只讲基于利益和实力上的合作,而不会感情用事。

六、美国外交的第五个阶段:亡国式外交

末世外交流产之后,现在美国的外交,已经进入了第五个阶段,亡国式外交。什么是亡国式外交呢,《韩非子·亡征》篇,有句经文说的特别好:“大心而无悔,国乱而自多,不料境内之资而易其邻敌者,可亡也。”这就是亡国式外交。

美国的大心是什么呢,还想再统治地球一百年,自己犯的错误,也从来不后悔不总结不改正,像个孩子一样任性。美国的国乱是,外交锁死,利益固化,产业空心化,资本外流,孪生赤字,矛盾激化,盟友纷纷倒戈。而美国却认为,自己还是万人迷。这是多么的自多自满啊。美国的债务规模,已经高达20多万亿美元,这样空虚的国力居然毫不自知,认为自己还很强大。而且,还把中国变成敌人,把俄罗斯也变成敌人,把德法也变成敌人,把土耳其也变成敌人,把中东很多国家变成敌人,这就是易其临敌。韩非子说的这种情况,对照美国看,基本上全中了。这就是亡国之征。

有人说,美国现在的外交,是重启遏制理论,是新冷战。这个定性是不准确的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新冷战是两个国家集团的斗争,是两种意识形态的斗争。现在中美之间的斗争,并不是这样的模式。而且,美国当时的国力是足以对苏联进行遏制的。而现在美国已经失去了这样的国力,对中国进行全面遏制。所以说,新冷战无论是历史背景,还是理论上,技术上,都是不成立的。

中美目前的关系,既不是新冷战,也不完全是大国竞争关系。因为大国竞争关系,起码要建立在某种规则之上。现在所有的规则都被打破,还怎么好好的竞争呢?

目前更准确的定性,就是我们刚好摊上了美国现阶段的亡国式外交。在这个定位之下,我们最好的策略,就是加速它的灭亡。而不是维护它,更不是重建复活它。当年毛主席也争取过,通过获得苏联阵营的领导权,来维护住这个力量集团。发现这个方案不成立,主席马上换了另一个方案,选择加速苏联的灭亡。而现在我们也做过争取,答案已经很明显了,美国拒绝让我们来控制资本主义阵营这个力量集团。所以,我们要启用新计划新方案。避免美国像苏联那样灭亡,因为没有及时更换阵营,使我们的利益遭到重大损失。

而且,西方人对现在中国的定性,也不是像苏联那样的魔鬼。而是定性为资本主义体系中的修正主义国家。这个定性还挺好笑的。用他们基督教文化里面的话语来说,苏联是撒旦,我们则是最后的晚餐里面的犹大。认为中国会出卖西方文明,会背叛资本主义,会出卖美国,会把美国钉死在文明的十字架上。大概的意味就是这样。既然美国人像看待犹大一样的看中国,他们的国家机器,不择手段的为了对付中国而运转起来,各个派系都取得一致的共识,这就不难理解了。在这件事上,连之前水火不容的特朗普和索罗斯,竟然都能取得共识。

虽然在我们中国人看来,基督教的故事都是胡说八道瞎编的,都是不真实的无稽之谈。但是在美国人看来,犹大出卖耶稣,导致耶稣被钉死这件事,他们看得比杀父之仇还要严重。他们认为是中国钉死了资本主义,都到这个份上了,美国人都疯了,这样的情况下谈判还怎么谈判。没有利益,也没有了实力的博弈,只剩下无用的情绪,以及为资本主义复仇的冲动。所以他们总是毫无信用可言,美国国内的纵横家,已经无法再起到任何作用。

因为纵横家的做事方法,就是精确的计算力量和利益,然后把利益和力量的最大化进行锁定。然后输出力量,压垮摧毁敌国。而锁定操作最关键的因素,就是可信力。美国目前已经无法做出什么承诺与可信的事情。说明这个国家,已经被一群狂热的原教旨主义宗教徒所控制。纵横家们已经没有说话的机会了,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。

凯南在晚年说,他对美国这个国家,感到无比的绝望。如果他能活到现在的话,看到美国的外交走到这种境地,他大概会直接选择自杀。

并且,凯南对美国的军事选择,也充满绝望。在他看来,他的遏制政策,被里根矮化成了军备竞赛,他的针对苏联的合纵之策,被里根矮化成了虚无缥缈的浮夸的新自由主义商业联盟。这都让凯南厌恶至极,在他看来,里根根本不懂纵横术,只是一个演技很好的政治小丑。

为什么美国纵横家们会厌恶军事选项呢?因为军事选项一旦启动,就会引发军备竞赛。如果无法彻底消灭敌国,而美国的敌国这么多,显然不可能都消灭光。那么就一定会造成武器的扩散,和在安全感的驱迫之下,其他国家对军事科技的狂热追逐。在这种追逐中,美国的军事代差优势就会非常迅速地消失。其他国家就会赶上来,而美国在全球的军事基地和补给线,都会暴露在无处不在的敌人尖端武器的覆盖之下。这就会加速美国霸权的灭亡。

在美国的纵横家看来,美国要想长久的统治世界,就是要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。一旦选择了战争选项,美国的世界统治权就会加速腐朽。

美国没有实力打什么新冷战,也没有实力进行军备竞赛,更没有实力打大国总体战,也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。美国现在四面出击的亡国式外交,就和项羽灭亡前的绝境一样。到处开战,自己的盟友越来越少,结果引发诸侯合兵,围歼了楚军。目前的世界局势,就是四面楚歌的楚汉争霸格局。中国是汉,美国是楚。合天下之力,粉碎美国霸权,这就是当前中国要做的事,这是地球版的超级合纵。

美苏冷战时期的美国,正值他的壮年时期。现在的美国,正处在他的暮年时期。如果美国像苏联那样突然崩溃了,大家一定不要感到震惊和意外。

美国这种全球性帝国的崩溃,过程上会和苏联类似。我们积聚越来越大的力量,施加在美国的联盟体系中,然后美国就开始坍缩。从最外围开始坍缩的是菲律宾土耳其这样的国家。自从我们控制了南海之后,作为美国曾经的势力范围的菲律宾就已经坍缩了。自从美国打输了叙利亚战争,土耳其这个美国曾经的势力范围也坍缩了。这都是已经发生的事实。美国印太政策,目标是为了控制印度洋太平洋两洋贸易。而实际上呢,这是对南海失控后的退守政策。印太政策实际上是不可能成立的,两洋也是守不住的。

随着压力的增强,美国的第二层坍缩,是整个东北亚和中东的坍缩。以及整个东南亚包括澳洲在内的坍缩。

美国的第三层坍缩,是东欧的坍缩,和中欧的坍缩。以及拉丁美洲地区的坍缩。在这一步,中国需要对欧洲的防务进行担保,这是德法轴心,彻底倒戈的心理底牌。因为他们有恐俄症。中国和俄罗斯是盟友,如果要和德法也结盟的话,就是共同的盟友,这就需要中国主导,做一个担保,保证联盟内部的成员之间的安全机制和互信机制。

为什么会形成德法轴心,因为美国早就做好了撤退计划。A计划是把西欧作为最后的归宿。这个西欧,是包含了德国在内的西欧。而德法在长期的和美国的斗争中,他们并不像英国那样,彻底放弃了独立性,所以,如果美国失去了对欧亚大陆的离岸控制能力,被从欧亚大陆上驱离出去,德法并不太欢迎美国退回欧洲之后,把欧洲大陆作为老巢。为了分化和削弱德法,所以美国这些年一直在闹,包括移民,难民,以及骚乱,彻底消灭德法的独立性,都是为了给自己做窝,留个退路。

如果德法顶住了压力,他们就靠不住了,美国要想给自己留个窝,就只能启动B计划,把英国作为最后的依靠。英国脱欧,就是美国的B计划。因为即便德法靠不住,起码英国还是靠得住的。而如果英国和德法拧在一起,那英国也不可靠了。所以B计划中英国就要从欧洲独立出来。

那如果德法不但顶住了压力,而且还拉着英国不准走呢。那对美国来说就太糟糕了,最后的窝都没有了。美国的美元资产要想进行信用转换,在它亡国的时候不被清零的话,最低要求就是一定要在欧亚大陆上有个窝,尤其是能控制伦敦金融城的窝。如果德法拖住英国不让走,这会毁掉美国的B计划。从最近的局势看,时间越来越紧迫了。美国要开始让英国硬脱欧了。不仅一边让英国硬脱欧,另一边沉淀在香港的资产,也开始向英国转移。而转移不走的资产,则希望中国能给他们做出担保。

看看,这哪是什么大国竞争新冷战啊,这就是在安排后事。所以说,一旦定性分析弄错了,定量分析就会越分析越错。

美国的第四层坍缩,是本土的坍缩。美国和苏联还不太一样,苏联的主体民族俄罗斯人,起码还占着主体人口比例。而美国如果本土坍缩的话,他的主体民族,保不住多大的国土。很多白人,会逃到北方的加拿大,以及西欧曾经的祖国。美国本土,可能很难守得住。

敲黑板第二次,对一个顶级的纵横家来说,灭亡一个国家,就像小学数学题一样简单。哪怕它是苏联和美国。

美国的外交,已经陷入了绝境。如果这个关口,美国不理智的选择了军备竞赛,甚至继续发动战争,这就会加速美国的灭亡。尖端武器,会在全球范围内彻底失控,彻底的大规模扩散。美国所有的军事基地和补给线,都会暴露出来,毫无生存能力。换句话说,如果美国敢打伊朗,这不是伊朗能撑多久的问题,而是美国能撑多久的问题。

特朗普说,让美国重新伟大,美国优先,这是另一种论调的美国例外论。难道美国已经落后了吗,已经不伟大了吗?这算是什么远大的目标呢。听起来就像临死前的哀鸣一样。一个快死的人,他的目标就会很自然的是想再多活几年。一个快死的霸主,它的目标,很自然的也会是还想再称霸个几年,也只能如此了。

回望美国这个国家的历史,他就像一个孩子那样,从十几岁的时候,离开家乡,到外面闯世界,到他临终的时候,他只想着耗尽最后的一点力气,一边回忆着这一生的往事,一边摇摇晃晃的回到故乡,走向他事先挖好的墓地里,他跳下去,躺在了里面,终于安息了,一切就像一场梦。从英国出发再回到英国。庄子说,浮生若梦,美国的一生,真的就像一场梦。回家吧,一切都快要结束了。

回应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站地图

QQ|更新日志|版权声明|手机版|缠中说禅【缠论谈】 鲁ICP备16017539号

GMT+8, 2020-9-30 01:25 , Processed in 0.073418 second(s), 5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Dz X3.4

© Comsenz

快速回应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