缠中说禅【缠论谈】

搜索

[笔记] 走进毛泽东: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(一九一九年七月十四日)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缠师 发表于 2019-8-29 0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缠友您好,关注了这么久,何不注册享用更多功能?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

x
前北京大学文科学长陈独秀〔2〕,于六月十一日,在北京薪〈新〉世界被捕。被捕的原同〈因〉,据警厅方面的布告,系因这日晚上,有人在新世界散布市民宣言的传单,被密探拘去。到警厅诘问,方知是陈氏。今录中美通信社所述什么北京市民宣言的传单于下——

-

〔1〕五四运动爆发后,1919年6月11日,陈独秀在北京前门外新世界商场散发传单时,被北京警察厅巡警和步兵统领衙门便衣密探逮捕。陈被捕后,立即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,群情激愤,声援营救。同年9月,北京政府被迫将其释放。

〔2〕陈独秀(1879—1942),字仲甫,安徽怀宁人。五四新文化运动主要领导人之一。五四运动后,接受和宣传马克思主义。1920年8月,组织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,进行建党活动,是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。在中共成立后的最初六年中是党的主要领导人。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后期,犯了严重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。其后,对于革命前途悲观失望,接受托派观点,在党内成立小组织,进行反党活动,1929年11月被开除出党。1932年10月被国民党政府逮捕,1937年8月出狱。1942年病故于四川江津。


---

 一,取消欧战期内一切中日秘约。

 二,免除徐树铮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段芝贵王怀庆〔3〕职,并即逐驱出京。

 三,取消步军统领衙门,及警备总司令。

 四,北京保安队,由商民组织。

 五,促进南北和议〔4〕。

 六,人民有绝鲈的言论出版集会的自由权。

-

〔3〕徐树铮(1880—1925),字又铮,江苏萧县(今属安徽)人。北洋皖系军阀。曾在日本学习军事,1918年任北京政府陆军部次长。1919年6月任西北筹边使兼西北边防军总司令。7月被免职。 曹汝霖(1877—1966),字润田,上海人。早年留学日本,1913年任北京政府外交次长,1915年参加同日本签订“二十一条”的谈判。1919年初任北京政府交通总长。6月被免职。章宗祥(1879—1962),字仲和,浙江吴兴人。早年留学日本。1912年任袁世凯总统府秘书,1916年任驻日公使。1919年6月被免职。 陆宗舆(1876—1941),字润生,浙江海宁人。早年留学日本。1913年被袁世凯任命为驻日公使,1915年5月袁世凯与日本签订“二十一条”,由陆在东京与日本换文批准。1919年初任北京政府币制局总裁,6月被免职。段芝贵,见本书策56页注〔25〕。王怀庆(1866—?),字懋宣,直隶宁普(今属河北)人。民国成立前后,历任北洋军奉天巡防中路统领、河北通永镇总兵、冀南镇守使等职。1918年任总统府高等顾问。时任北京政府步军统领。

〔4〕北洋军阀与南方军阀为争权夺利进行几年混战之后,于1919年2月20日在上海开会议和。不久,爆发直皖战争和粤桂战争,南北议和无形消失。


---

以上六条,乃人民对于政府最低之要求,仍希望以和平方法达此目的。倘政府不俯顺民意,则北京市民,惟有直接行动,图根本之改造。

-

政府如若不能为人民说话,人民便自发组织起来,自己为自己说话

---

上文是北京市民宣言传单,我们看了,也没有甚么大不了处。政府将陈氏捉了,各报所载、很受虐待。北京学生全体有一个公函呈到警厅,请求释放。下面是公函的原文——

-

抓人也得讲理,搁什么时候都这样

---

警察总监钧鉴,敬启者,近闻军警逮捕北京大学前文科学长陈独秀,拟加重究,学生等期期以为不可。特举出二要点于下,(一)陈先生夙负学界重望,其言论思想,皆见称于国内外。倘此次以嫌疑遽加之罪,恐激动全国学界再起波澜。当此学潮紧急之时,殊非息事宁人之计。(二)陈先生向以提倡新文学现代思想见忌于一般守旧者。此次忽被逮捕,诚恐国内外人士,疑军警当局,有意罗织,以为摧残近代思想之步。现今各种问题,巳〈已〉极复杂,岂可再生枝节,以滋纠纷?基此二种理由,学生等特陈请贵厅,将陈独秀早予保释。

-

要求放人


一是陈声望极高,再不放人恐引发众岔


二是陈的见地符合时代潮流,劝政府不要和这个时代这不去

---

北京学生又有致上海各报各学校各界一电——

  陈独秀氏为提倡近代思想最力之人,实学界重镇,忽于真日〔5〕被逮,住宅亦被抄查,群情无任惶骇。除设法援救外,并希国人注意。

-

〔5〕真,韵目代日,指每月的11日。

---

上海工业协会也有请求释放陈氏的电。有“以北京学潮,迁怒陈氏一人,大乱之机,将从此始”的话。政府尚末〈未〉昏愦到全不知外间大势,可料不久就会放出。若说硬要兴一文字狱,与举世披靡的近代思潮,拚一死战,吾恐政府也没有这么大胆子。章行严〔6〕与陈君为多年旧交。陈在大学任文科学长时,章亦在大学任图书馆长及研究所逻辑教授。于陈君被捕,即有一电给京里的王克敏〔7〕,要他转达警厅,立予释放。大要说——

-

〔6〕章行严,即章士钊(1881—1973),湖南长沙人。华兴会成员。曾任《苏报》主笔。辛亥革命后,历任北京大学教授、北京农业学校校长。时任广州军政府秘书长。南北议和时为南方代表之一,后任北京政府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。抗日战争时期,为第一、二、三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,1949年国共和平谈判时,为国民党政府代表团成员,因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,遂留北京。新中国建立后,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、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、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。1973年病逝。

〔7〕王克敏(1873—1945),字叔鲁,浙江杭县(今属余杭)人,清末任留日学生监督。时为南北议和北方代表团成员。


---

……陈君向以讲学为务,平生不含政治党派的臭味。此次虽因文字失当,亦何至遽兴大狱,视若囚犯,至断绝家常往来。且值学潮甫息之秋,讵可忽兴文网,重激众怒。甚为诸公所不取。……

-

社会各界人士都在向政府施压

---

章氏又致代总理龚心湛〔8〕一函,说得更加激切——

  仙舟先生执事,久违矩教,结念为劳。兹有恳者,前北京大学文科学长陈君独秀,闻因牵涉传单之嫌,致被逮捕,迄今未释。其事实如何,远道未能详悉。惟念陈君平日,专以讲学为务,虽其提倡新思潮【想】,著书立论,或不无过甚之词,然范围实仅及于文字方面,决不含有政治臭味,则固皎然可征。方今国家多事,且值学潮甫息之后,讵可蹈腹诽之诛,师监谤之策,而愈激动人之心理耶?窃为诸公所不取。故就历史论,执政因文字小故而专与文人为难,致兴文字之狱,幸而胜之,是为不武;不胜,人心瓦解,政纽摧崩,虽有善者,莫之能挽。试观古今中外,每当文纲〈网〉最甚之秋,正其国运衰歇之候。以明末为殷鉴,可为寒心。今日谣诼萦兴,清流危惧。乃迭有此罪及文人之举,是真国家不祥之象,天下大乱之基也。杜渐防微,用敢望诸当事。且陈君英姿梃秀,学贯中西。皖省地绾南北,每产材武之士,如斯学者,诚叹难能。执事平视同乡诸贤,谅有同感。远而一国,近而一省,育一人才,至为不易。又焉忍遽而残之耶?特专函奉达,请即饬警厅速将陈君释放。钊与陈君总角旧交,同岑大学。于其人品行谊,知之甚深。敢保无他,愿为左证。……

-

〔8〕龚心湛(1871—?),字仙洲,安徽合肥人。历任驻美、日、秘鲁、英、法、意、比各国公使馆随员,后任安徽省财政厅长、财政次长等职。1918年任安徽省长。1919年任财政总长兼代国务总理。

---

章士钊拜启 六月二十二日

  我们对于陈君,认他为思想界的明星。陈君所说的话,头脑稍为清楚的听得,莫不人人各如其意中所欲出。现在的中国,可谓危险极了。不是兵力不强财用不足的危险,也不是内乱相寻四分五裂的危险。危险在全国人民思想界空虚腐败到十二分。中国的四万万人,差不多有三万九千万是迷信家。迷信神鬼,迷信物象,迷信运命,迷信强权。全然不认有个人,不认有自己,不认有真理。这是科学思想不发达的结果。中国名为共和,实则专制,愈弄愈槽〈糟〉,甲仆乙代,这是群众心里没有民主的影子,不晓得民主究竟是甚么的结果。陈君平日所标揭的,就是这两样。他曾说,我们所以得罪于社会,无非是为着“赛因斯”(科学)和“克莫克拉西”(民主)。陈君为这两件东西得罪了社会,社会居然就把逮捕和禁锢报给他。也可算是罪罚相敌了!凡思想是没有畛域的,去年十二月德国的广义派社会党首领鲁森堡〔9〕被民主派政府杀了,上月中旬,德国仇敌的意大利一个都林地方的人民,举行了一个大示威以纪念他。瑞士的苏里克,也有个同样的示威给他做纪念。仇敌尚且如此,况在非仇敌。异国尚且如此,况在本国。陈君之被逮,决不能损及陈君的毫末,并且是留着大大的一个纪念于新思潮,使他越发光辉远大。政府决没有胆子将陈君处死。就是死了,也不能损及陈君至坚至高精神的毫末。陈君原自说过,出试验室,即入监狱。出监狱,即入试验室。又说,死是不怕的。陈君可以实验其言了。我祝陈君万岁!我祝陈君至坚至高的精神万岁!

  根据1919年7月14日《湘江评论》创刊号刊印。署名泽东。

-

〔9〕鲁森堡,今译卢森堡。见本书第301页注〔11〕。

以上是陈独秀被抓后,社会舆论对政府状况的反映

不顺应民意的政府是行不通的

------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站地图

QQ|更新日志|版权声明|手机版|缠中说禅【缠论谈】 鲁ICP备16017539号

GMT+8, 2020-7-2 17:41 , Processed in 0.055844 second(s), 5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Dz X3.4

© Comsenz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